昨日凌晨4:45,環衛工羅大姐拖著垃圾車在福田南路清理落葉。
  關註環衛工之調查
  目前深圳環衛系統員工近10萬人,承擔全市1 .7億平方米道路清掃保潔,日清運處理生活垃圾1 .45萬噸,管理市政公廁900多座,垃圾轉運站800多座。
  一名環衛工人,如果每天工作8小時,每月工作22天,工資基本就是最 低 標 準 — ——1808元。但幾乎所有從業者每天都會加班四五個小時,每月工作26天,這樣月工資大約3000元。
  昨日是環衛工人節。雖然常說職業只有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但時至今日,這個被稱為“城市美容師”的群體仍面臨工資低、工時長、危險高等職業困境。
  現狀

  政府外包價5年未漲,環衛企業叫苦
  深圳市的“環衛工人節”,在安靜中度過。
  節前的10月24日,市環衛處組織開展“百名環衛工人看鵬城新貌”活動,100名來自全市十個區(新區)的環衛工人代表齊聚在蓮花山公園,登上蓮花山頂瞻仰鄧小平塑像。媒體報道引述一名環衛工人的話說,這個活動既休閑又有意義,她平時都忙著掃地保潔,現在有了時間放慢腳步,欣賞這座城市的美麗,這其中也有環衛工人的功勞。
  活動雖好,但環衛工人們更希望有切實的好處。周恆德是深圳市宏利德清潔有限公司的老總,剛剛卸下深圳市清潔行業協會會長一職。
  “以前過節市裡還開大會,評選城市美容師,發慰問獎金,現在啥都沒有了。”周遺憾地說。他的公司大約有2000名環衛工,節前他琢磨著請大伙吃一頓飯,但工人們希望發錢,所以後來給每人發了100元。
  對那些奮鬥在社會底層的環衛工人來說,表彰、尊重乃至吃請固然很好,但經濟上的補助需求更加迫切。不久前,周恆德代表清潔行業協會向市城管局領導做彙報,其中說得最多也最核心的一個問題就是:錢。
  城市保潔主要由政府買單,不同區域的保潔工作打包招標,有資質的企業均可競標。目前深圳環衛行業的一大困境,就是政府的外包指導價格偏低,仍參照2009年的標準。“平均價格只有大約10元/平米·年。儘管這一指導價格已經嚴重落後,至今也未得到完全落實,部分區街道的單價甚至不到指導價格的一半,個別街道的清掃外包單價甚至不到4元/平米·年,不及內地一些鄉鎮水平。”周恆德說,現在上海、廣州乃至蘇州、杭州的價格都到了20多元。
  而從2009年至今,深圳的最低工資標準已上漲至1808元/月,燃油成本、各種物料費用不斷上漲,運營成本巨幅增加。“幾乎所有的環衛項目均出現不同程度虧損,整個行業已處於崩潰的邊緣。”周恆德在報告中說。
  事實上,政府部門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市城管局曾向市裡反映,環衛領域存在清掃投入遠低於合理水平、環工企業經營困難、環衛工人待遇偏低、環衛經費投入實時調整機制未建立等問題。
  今年1月,市政府原則同意以《深圳市環衛工程消耗量標準》作為市、區安排環衛作業年度預算的依據,並要求合理提高環衛工人待遇。7月,市城管局發佈2014年度環衛作業參考價格,從一級、二級到特級清掃保潔,價格提高到十多元至四十多元不等。但周恆德說,時至今日,新的標準還未實行。
  尷尬

  環衛工流失率高,員工老齡化嚴重
  行業的危機正面襲擊從業者。
  據統計,目前深圳環衛系統員工近10萬人,承擔全市1.7億平方米道路清掃保潔,日清運處理生活垃圾1.45萬噸,管理市政公廁900多座,垃圾轉運站800多座。
  一名環衛工人,如果每天工作8小時,每月工作22天,工資基本就是最低標準———1808元。但幾乎所有從業者每天都會加班四五個小時,每月工作26天,這樣月工資大約3000元。他們從凌晨4時就開始打掃道路,7時之前要完成作業。有些特級路比如東門步行街、火車站、口岸等區域需要24小時保潔。
  市清潔衛生協會列舉的行業困難和問題還有很多。比如,城市環衛執法力度相對薄弱,臟、亂、差的源頭封堵不住,造成環衛工作強度與壓力減不下來;環衛行業正面宣傳仍然欠缺;社會上辱罵和毆打環衛工人的現象仍時有發生;環衛工作得不到足夠重視,很多政策只能停留在管理部門的指導性文件上等。
  種種不利因素,導致環衛行業人員流失率高,員工老齡化嚴重,招工難問題凸顯。據行業協會2013年的調查統計,深圳市40歲到60歲的環衛工人約占90%,40歲以下的環衛工人僅約占6%,與60歲以上的環衛工人占比相當。由於用工缺口,企業不得不錄用超齡工人,這部分員工無法購買社保,只能依靠購買商業險進行補充,企業承擔著巨大的風險。
  周恆德說,深圳的環衛工大部分來自江西、四川、湖南、雲南等地,其中女性約占70%,男性約占30%。“目前全市環衛工人缺口約20%,以後缺口會越來越大。”周說,現在企業都患有“節日恐慌症”,一方面為節假日加班增派人手發愁,另一方面擔心員工請假一去不回頭。
  周恆德建議,深圳環衛工人待遇應建立起與最低工資標準的調整及物價指數聯動調整的科學模式。在環衛經費得到充分保障後,可強制性要求清潔公司相應地提高工人的工資福利待遇,減輕工人的勞動強度,以最大的限度保障環衛工人的基本權益。
  [走訪]

  工作時間長上班有危險

  環衛工希望待遇能好點
  昨日凌晨4時,福田區1.2公里長的福田路上,夜幕還未散去,一群穿著馬甲的環衛工用手中一條長掃把清掃著大街小巷。
  36歲的羅大姐來自湖南,2008年開始從事環衛工作。在她印象中,自己的工資一直與這座城市的最低工資標準看齊,如今月薪1808元,加上加班費,一個月能拿3000元左右。公司包住不包吃,除去日常開銷,工資只剩下1000元左右寄回老家。
  “起初是想著這份工作簡單。”羅大姐說,早些年她在廣州打工,但由於文化水平低,對工廠里的機械化操作和高強度的加班不適應,無奈到深圳當了環衛工。但環衛工上班時間過長,也讓她有點吃不消。4:00-7:30、7:30-12:30、12:30-17:30、17:30-24:00,這就是環衛工的工作時段和時長,實行兩班倒,每人每日平均工作時間超過8小時。看似簡單的工作,長年累月,羅大姐雙手早已起了老繭。
  40多歲的陳先生是羅大姐所在的深圳某清潔有限公司的經理,十幾年前他進公司那會兒,還有些20多歲的年輕環衛工,如今再也找不到了。公司上千名環衛工,平均年齡在45歲至50歲之間,“低於45歲的,人家不願意乾,高於50歲的不好買保險。”這個尷尬的年齡段,使得公司常年招不夠人。
  儘管這些年公司加大了機械作業的能力,但招工難的問題愈發凸顯。陳經理介紹,環衛工主要清潔市政道路、人行道和輔道,機械操作主要針對市政道路。雖然目前有了微型清潔車,但主要針對路程短的步行街,對於人行道和輔道不適用,遇到颱風天更加無法使用,因此只能依靠人力。
  陳經理表示,儘管招工難,但公司招工時一定要求身體健康、視力好和反應快。這跟近年來環衛工頻發交通事故不無關係。
  由於環衛作業通常在凌晨,雖路上車輛較少,但超速、疲勞駕駛最多見,加上行車視線差,環衛作業存在安全隱患。此外,像濱海大道、北環大道等快速、高速路,路面可以通過機械化作業,但中間隔離帶的垃圾必須人工清理,這也給環衛的人身安全造成潛在的危險。今年5月4日至8日,4天內深圳就發生了三名環衛工被撞兩死一傷的事件。陳經理也表示,公司幾乎每個月都能收到環衛工受傷的消息。
  在環衛工老石看來,環衛工社會地位低,常常遭人歧視,這是他最難忍受的,若不是這份工作對年齡和文化程度要求不高,他也想換一份體面點的工作。走訪中,不少環衛工都希望工資能再漲一點、福利能再好一點。
  AⅡ03-04版
  統籌:南都記者 林燕德
  採寫:南都記者 米燕 莊樹雄
  攝影:南都記者 霍健斌
創作者介紹

濾桶

um74umtmp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